花舟令

得见青山老

我才发现我萌了那么久的西皮原来那么冷,我只好自己动手了。傻吊无脑小段子,历史和原著考据党勿入。


张九龄终于决定辞官了。

那个骄矜清贵的青年不停地说:“子寿,我们不做官了,好不好?”甚至厚着脸皮来扯他袖子:“我们去江南吧,这盛世天下做什么不好,非要做官。”张九龄正欲开口,崔希逸急忙来捂他的嘴:“好好好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无非是什么家国天下的大道理,可我们不是已经赔上了十几年么?”

张九龄哭笑不得来掰他的手,崔希逸又来抱他,几乎是撒泼耍赖的意思了:“我们去江南,我去做生意,你可以设个私塾去做个教书先生呀!”

张九龄看着眼前高大英武的青年露出小孩讨要糖果时的恳切眼神,心中忽然一动,鬼使神差般点了下头,待他回过神来,崔希逸已着急忙慌地拉他去书房写辞官的奏表了。张九龄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,跟着他去了。

他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的,他们都明白的。自古以来,将相不和便是帝王最头疼的事,但若是将相太和了,如他们这般,担心的就是自己了。好在如今天下太平,河晏海清,他走得也是安心。

不出所料,奏折呈上去没几天,皇帝的批示就下来的,照例是虚假挽留了一番,而后又是诸多赞扬赏赐,之后便爽快地批准了。

“这样也好,临走了也还能给我的生意捞一笔本钱,也不枉我在边关那些年刀山血海的日子。”崔希逸牵着马一面走一面说。张九龄淡笑着听他说,牵着马朝城门外走。很快,他们出城了。

上马前,张九龄回头朝禁宫的方向看了最后一眼,白墙红瓦,雕梁画栋,极尽浮华,也极致冷寞,所幸自己还有重获自由的机会,还能与生命中那个重要的人得见一场青山老去,得守一生平安喜乐。


讲真的,大家应该都看了《抛砖引玉》了吧。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觉得我家丞相和崔希逸的互动很……呃,特别吗(虽然崔将军已经有老婆了)?看这张图都有点儿不对劲儿吧?更别说书里的描写了。

崔希逸从屋梁上一跃而下,朝张九龄抬了抬下巴“张相,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,别人都说你的酒量千杯不醉,上次宴席和我喝了几盏,怎么就被放倒了?”
“……”
“还有,上次你喝醉了酒,我把你从凤池抱到了宫门口,值夜的宫人可都看到了,也不见你来谢我。”
见张九龄面带隐忍之色,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他上前凑到对方跟前,一脸遗憾:“啧啧,酒醉的样子挺可爱的啊,清醒的时候变得无趣了呢。”
张九龄忍无可忍地斥了一句:“将军慎言。”

还有其它描写,我就不说了,大家自行领会吧。